实施实名登记制逼迫乌鲁木齐房产中介重新洗牌

一项措施的实施正倒逼着乌鲁木齐市房产中介市场重新洗牌。

实名制倒逼 乌市房产中介市场重新洗牌
实名制倒逼 乌市房产中介市场重新洗牌

12月9日,提前做了功课的乌鲁木齐市民张丽,一走进乌市中环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北京南路总店,就先用手机扫描了房产经纪人冯强工作牌上的二维码。

手机上显示出冯强的电话号码、证件编号、所在公司等信息,这些信息与乌市住房保障和房产管理局官方网站上公示的内容完全相符,这给张丽吃下了一颗“定心丸”。

“此前,为了孩子上学,准备购买二手房的我,一直被《买二手房后发现欠费27万乌鲁木齐这位新房主懵圈了》的新闻报道所困扰。”张丽说。

从事房产中介十几年的冯强对此没有感到丝毫尴尬,他笑着说:“自乌鲁木齐于12月起实施房地产中介从业人员实名登记制以来,有不少客户就是冲着这个‘二维码’来的。”

实名登记增强房产中介责任感

近年来,我国二手房交易占比逐渐增大,大量成交依赖于中介公司。今年8月我国出台的《关于加强房地产中介管理促进行业健康发展的意见》中明确要求,各地要尽快推行中介从业人员实名服务制度。

记者从乌市住房保障和房产管理局了解到,实施实名登记制以来,已有82名房产中介从业人员陆续持证上岗,分别来自20个房地产经纪机构。

冯强说:“网上一些房产信息经常会标着中介免谈、中介勿扰等字眼,归根到底还是一个诚信缺失的问题。市民因为不了解,也不知道哪些是正规军。现在好了,实名登记实行后,整个市场就透明了,我们这些正规军的身份市民扫一扫一目了然。”

根据乌鲁木齐的规定,一家房地产经纪机构应该有两名以上注册房地产经纪人和3名以上注册房地产经纪人协理。

已取得房地产经纪人资格证的张新是一家公司的会计,2011年他考上全国经纪人资格证后,把证出租给中介机构,一年8000元。

乌市住房保障和房产管理局监察支队队长林琮翔说:“在实施实名登记制之前,我们专门到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核实这些有证人员的信息,看他们是否在所在的公司交过社保。通过实名登记、核查信息等措施,彻底杜绝了挂靠行为。”

记者了解到,2015年,乌市成交的新建商品房为65519套,二手房成交量约4万套,二手房成交量相当于新房的六成,可见,二手房交易在整个房产市场中占有相当的份额。

“实施实名登记制后,我们的工作量比以前更大了!”新疆玛雅房屋经纪有限公司的全国注册房地产经纪人沈红珍坦言,“由于实施房产中介人员实名登记,我们就必须对发布的每一条房源信息内容负责。那么,每一位卖家的房源信息,除详细登记外,我们还要与乌市住房保障和房产管理局对接核查,及时排除抵押房、查封房等风险房源。”

实名登记激发房产中介专业性

一边是房产中介机构核查房源信息真实性、制定规范服务合同;一边是房产中介人员积极报名房地产经纪人、协理考试。这些都是实名登记制带来的效果。记者从新疆中兴房地产经纪股份有限公司获悉,该公司280多名从业人员中有240人参加了自治区房地产经纪人协理考试。该公司通嘉世纪城店员工贺云说:“以前这块没有硬性规定,但现在不一样了,门槛提高了,市民自然会找实名登记的合格人员。我打算先考自治区协理,这个考试简单一些,考过了我再考全国的。”

林琮翔说:“尽管与乌鲁木齐上万名房产中介从业人员数量相比,目前持证者的比例尚不到1%,但随着实名登记制不断推进落实,房产中介人员资源库的逐步建立,将有更多从业人员纳入监管体系。”

守信者将一路畅通,失信者将寸步难行。

乌市住房保障和房产管理局副局长王建说,房产中介人员实名登记只是其中一个措施,下一步,乌市住房保障和房产管理局将从服务规范、从业人员、硬件设施及有效投诉等多方面开展对经纪机构星级评定,授予一星到五星的资质。同时建立健全相关管理制度,并定期在主流媒体及政府官网上进行公示,逐步建立起乌市房地产经纪行业星级评定体系。

“实名登记制对我们来说是好事。公开接受监督,最终中介机构就是好的更好,差的出局。”冯强说。

对此,沈红珍也表示赞同,她说:“实名登记制正倒逼乌市房产中介市场重新洗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